世间奇伟诡怪之脑洞尽在余之颅内喀斯特。

【家庭向】雷雨·二〇二六 I

 “我不在乎现在外面是刮风下雨还是地震海啸了。我不在乎没有飞机能飞出来。你必须现在立刻马上回到M市。”

——这是我哥,是我们这一家子里最不省油的灯,而我拿他毫无办法。

这个哥哥与我同父异母,如今正红得发紫。反正哪里都能看到他,换台是没有用的:这个台在播他的电视剧,下一个台在播他的广告,下下个是他的综艺;即使走进电影院线,十部里也至少有三部都是他的。除了工作量令人瞠目之外,他还继承了父亲——当年的贾天王——走到哪儿撩到哪儿的优秀品质,只是从不越界,避免下一代再像我们这样混乱。他像是从王尔德的剧本中走出来的那种持靓行凶的公子哥儿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宇宙中心的劲儿,“所到之处将芳心焚成一片焦土,”——这是他自己说的。我父亲目前已知的四个孩子中,他最不要脸。

他也不是从来就这样不要脸而且爱撩。曾几何时,我哥还算得圈里数一数二的专情小王子。早在NZND时期,他曾有过一个著名疯狂前女友,是同组合成员何美男的姐姐。恋情曝光之后是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,将她逼到精神分裂。何美男本来就不看好他姐和我哥的恋情,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,经此事后便秘密安排姐姐出国治病去了。到此为止,都是公众耳熟能详的故事。公众不知道的是,因为五年前的一桩异事,我哥知道了她的下落,随后还接回了国内,而现在,她已经成了我的嫂子。

我哥最近遇到点儿事,说起来还挺严重,很可能影响他的星途——因为有了前车之鉴,他和我嫂子本来是隐婚的,知道的只有家里人。但是最近有路透图拍到她去我哥片场探班,无良粉丝又转手卖给了无良狗仔,到现在此事已经盘踞微博热搜榜第一长达十二小时,处理不好就是灭顶之灾。可问题是,嫂子回国之后病情仍有反复,我哥请了专人在家陪护,她是从不出门的,所以路透图必然有假。然而这图怎么看都看不出是PS过的,因此才有大批网民信了。

凌晨三点时,我哥给我打了十六个夺命连环call, 找我过去商量这件事。现如今,兄妹四个里只有我在媒体行业里混饭吃,他自然要找我。

说起来,我想当记者,还是因为我母亲。她是香港媒体界数一数二的人物,一开始入行时是报道时政内容的,但是后来在某次重要的采访中被怒斥了,心灰意冷,于是转战娱乐圈,也因此遇见了贾天王,擦枪走火,便也有了我。我很小就立志要继承母亲的事业,但是她跟我说,香港的记者跑得太快了,没有那个速度是混不上饭吃的,还是去内地罢。这一来到内地不要紧,一下就找到了俩哥哥一姐姐。

在内地打拼了五年了,我自己赤手空拳闯出了一席容身之地,也有了自己的团队,勉强算得上圈里的“消息灵通人士”。但我对何美女现身片场探班一事毫不知情,甚至没有人想着要转告给我,这绝不是一条简单的娱乐新闻。假设它是捏造的,那么幕后黑手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要扳倒我哥。

“我目前这个位置,眼红的人数不胜数。所以你说,有人要害我,这个我信。但是有动机的、有嫌疑的太多了……”

单从动机来看,的确锁定不了谁,但是知道办这件事要瞒着我的就不多了。当年甄花旦出事以后,我们几个为了维护父亲的清誉,也为了避免炒作之嫌,就没有公开血缘关系。我忧心忡忡地看着我哥,我哥也忧心忡忡地看着我,我知道我们俩大概想到了同一个人。

“怀疑是谁都没有用,没有证据,”我哥一边剥小龙虾一边说,“我们在明,对方在暗,只有将计就计才能引蛇出洞。所以我想,只有在他们还没采取下一步行动之前,我们先爆出实锤。”

我完全没有听他说话,用手托着脑袋,盯着他手里的小龙虾出神。

“饿了?饿了就吃。”他取了只碟子放在我面前,把刚刚剥好的小龙虾放在上面。红油和白瓷的对比显得格外刺眼。

“你吃吧,我自己剥。”

他没回答,手里的动作也没停下,还是剥好了往我的碟子上放。我突然觉得很不适应,因为在我的印象里,我哥总是有点以自我为中心的,我甚至一度认为,在他眼里我就是透明的。那么现在看来,也许是我会错意了,也许一家人的画风就应该是现在这样的,日常的,平淡的,温暖的。自二胎政策开放以来,我看过太多手足之情血浓于水的营销炒作,也曾经幻想过我们四个孩子一起长大的故事,但所有的幻想都比不上这一刻我哥亲手剥的龙虾上辛辣的香气。

对我来说,大部分时间里我哥只是活在屏幕里的一个形象,镜头模糊了他的年龄。其实他本人不上妆的时候肤色很暗,嘴唇苍白而干燥,眼底乌青,鬓角有灰色的头发,和台前那个光芒万丈的巨星判若两人。我才发觉,其实我根本不了解我哥,他的生活、工作的一应细节我都无从知晓,我不知道他爱不爱吃剧组的盒饭,我不了解他和我嫂子的爱情故事,更不清楚他面对潜规则,面对业内黑幕时又如何应对。其实这样同父异母的兄弟,说近就近,说远也就远了。

但我不愿意疏远他,因为小龙虾很香,实在是太香了。无论如何我得帮他一把。

“你刚才说,要爆出实锤?”

“对。你看看这张照片,如果不跟你说这是你嫂子,你觉得这是谁?”

不得不说那张路透图分辨率不高,而且图中女人只有一个侧影,侧脸看起来模糊但标致,烫着大波浪的卷发,另外身材不错。如果从一开始就被告知这是我嫂子,那么先入为主只会越看越像。但如果说是其他的什么人,也能讲得通,所以要想偷梁换柱移花接木,其实很容易。问题是,狸猫换嫂子,谁会是这只狸猫?

我看着我哥,我哥也看着我,答案昭然若揭。这个心有灵犀真的没法解释,也许就是因为血缘。

于是我立即飞赴加拿大,去接我的姐姐,本次李代桃僵计划的关键人物。这一趟真的是要折腾死我。我先从M市飞到上海,在虹桥转机飞往温哥华,到了温哥华还不算完,还要转乘一架又小又破的客机去维多利亚岛,然后换上一架直升机飞到剑桥湾南边的一个无名小岛,这才算见到了人。至于我姐为什么会在这儿,我们以后再表。

跟我哥打电话通报一声,我说:“我真是不懂你们这些当哥哥的,为什么都喜欢把自己的亲妹妹关在岛上。”

“别废话,接到了就赶紧往回飞。”

“我倒想回去呢,可现在外头倾盆大雨,已经没有航班能起飞了。”

“我不在乎现在外面是刮风下雨还是地震海啸了。我不在乎没有飞机能飞出来。你必须现在立刻马上回到M市。”——这便是开头那句话的由来。

所幸我哥神通广大地联系到了一个俄航的飞行员,包了架专机带我和我姐回M市。俄航的飞行员也真是心大,云层里还带着闪电就敢往里钻。最后安全落地没出事,我回去真的要烧香拜佛划十字一天五次礼拜,反正各路神仙都要感谢一遍,哪个都轻慢不得。

在飞机上我跟我姐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,以及需要她做什么。她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,只是发呆。

“姐,你平时在岛上都吃什么啊?”气氛有些干,于是我换了个话题。

她回过神来,嫣然一笑,然后作沉思状慢慢说道:“也就是当地的鱼啊虾啊什么的,胆固醇又高,重金属又多,我是再也不想吃了。蔬菜水果都要靠空运。不过中秋的时候白Rap来过,给我带了一盒月饼。春节的时候他给我带了饺子,端午的时候他给我带了粽子,年年如此。还有我过生日的时候,他会带蛋糕来看我,厨房的师傅会煮长寿面。我每年生日的时候还会收到小龙虾,不知道是谁送的,反正也吃不死人,而且还挺好吃的。我觉得Rap知道是谁送的,但他不说,后来我也懒得问了。”

我也知道是谁送的,但我也不说,因为我很生气,对我哥生气。拜托,你想她你就直说啊!你去看她啊!每年生日匿名送龙虾算什么意思啊?真是气死我了,气到翻白眼。

至于我姐在跟白Rap谈恋爱这件事,我是知道的,对他们的事既不支持,也不反对,仅仅是知道。白Rap当初在NZND里跟我哥一起出道,和我也还算不错的哥们,之前合作过一档综艺。五年前他俩在某种机缘巧合下认识,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在一起了。后来我姐去了加拿大,俩人一直坚持着异地恋到现在。白Rap在国内接戏接到吐血,逢年过节的时候就带着好吃的去加拿大看她。吐血这件事是我有一回去探班的时候发现的,他让我千万不要告诉我姐。最近白Rap跟我说,他打算求婚了。其实我觉得,一段异地恋他能坚持这么久,把我姐交给他,我也能放心。但是他吐血这个事,实在吓人,况且我两个哥哥大概也不会同意。

“哦对,我想起来了,一会儿你见到大哥,可千万别说你跟Rap在一起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他肯定不会同意的。你想啊,跟Rap沾亲带故的女人,你妈妈,还有甄花旦,最后都没得善终。我是没有这样想啊,但大哥肯定不放心把你交给他啊。”

这句话成功惹恼了我姐,这大概是做弟弟的天赋之一。“诶他跟何美女隐婚的时候我说过什么没有?我有指手画脚吗?这个嫂子我不还是认了吗?怎么轮到我的感情,他就有权否决呢?他是我谁啊?我跟他甚至都不是一个妈生的!”

“姐,你别这么想。大哥也是为你好啊。”

“为我好,为我好!封建独裁家长制!我不在乎,反正见到他我一定会说的。他不是还要求我帮忙吗?好啊,不让我跟Rap结婚,那就拜托他另请高明吧。”

唉,我这张嘴啊!闯大祸了……我姐言出必行,果然一见面就把我哥气昏过去,这大概也是做妹妹的天赋之一。好在我二哥已经赶过来了,他还比较冷静。不然我一个人真伺候不了这俩祖宗。

二哥在客厅里安抚我姐,而我看着我哥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特别害怕他就这么被我姐气死了。我回头看了看我姐,其实她也担心自己把大哥气死了。但是现在外面的舆论风暴还没消散,这肯定不能送医。幸运的是我嫂子的护工就在楼上住着,被我叫下来给我哥做心肺复苏,抢救了得有五六分钟,终于才在鬼门关前把他截住。

“哥,你怎么动这么大气呢?”

“她不懂事……”气息还是很虚弱。

“那也不用这样啊。哥,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因为喜欢我姐才这么生气的?喜欢也没关系啊,又不是同父同母,再说这年头流行德国骨科。”

“你们几个……要气死我……”

“哥,既然不是,那就同意了吧。我看白Rap对她很上心的。”

“你不知道……他克死了多少人……”

“可让我姐代替嫂子出现在公众面前,总得有个理由吧,何况她本不应该现在回来。不如我们就对外界说,她是回来和白Rap订婚的,而那张路透图是她去跟你报喜讯时被偷拍的,先稳住我姐,并且平息这场风波。等我姐回了加拿大,你再变卦,这不就都解决了嘛!”

我哥想了想,同意了这个计划。于是我赶紧溜出来,掏出手机,给白Rap发了条微信:

“马上来我哥的别墅,你和我姐的事成败在此一举。”

一箭双雕!我实在是太机智了!只要我姐和白Rap订婚的事在媒体面前敲定了,我哥根本就没有变卦的余地,只能默许他们俩的婚事。最后的结局必然是皆大欢喜。

我兴高采烈地跟我姐说,我劝动了大哥,他同意了。我姐也终于松了一口气,一路小跑地去跟我哥和解了。真是美好而温馨啊!

但有一个人一直太过安静了,不是吗?我们几乎都把他忘了。

“二哥,你看大哥的电脑干嘛?”

二哥没有理我,只是出神。

我凑近了一看:“诶,二哥,你怎么还看大哥的银行账户呢?”

他依旧没有理我。

“二哥,你怎么啦?”我推了推他。他忽然回过头来对我说:

“这张路透图的事,是我干的。”

 

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

评论(12)
热度(41)

© CND的皮囊 | Powered by LOFTER